第三百三十六章:我去見他

作者:春夢關情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極品美女愛上我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bhxh.net.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336章我去見他

    “主子……”

    黎晏翻身要下馬車的時候,趙隼的聲音從他身后響起來,只是聲兒弱弱的。

    他暫且沒有理會,踩著墩子下了馬車來,在自個兒的王府前駐足好半天,兩只手也背在身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頭趙隼見他不予理會,心下一時有些拿不準,猶豫了須臾,到底還是邁開步子上了前去,等近了黎晏的身,才輕聲叫他:“廣陽王殿下十有八九是為了二……為了那件事,主子叫奴才這樣去回話……主子不愿意見廣陽王殿下嗎?”

    說起來也不是不愿意。

    從回京之前,黎晏的心里就已經有數,秦昭多半會為了阿鸞的事情找上他,但究竟想做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

    早晚都是要面對的,他也不是故意要拿腔作勢的托大,非得叫秦昭親自上門,又或是三催四請的才肯挪步到廣陽王府去。

    但要說一進京,見了廣陽王府的帖子,就巴巴的跑去……

    “我不愿意叫他牽著鼻子走。”

    黎晏好半天才吐出這么一句話來,回了頭看了趙隼一眼:“我看重阿鸞,遠在秦昭之上,他為阿鸞的事情找上我,我就這樣去了,將來只怕是他牽著我的鼻子走。其實咱們都心知肚明,即便是我如今拿喬托大,不肯輕易到廣陽王府去見他,他也是曉得我何等看重阿鸞的。趙隼,我并不曉得秦昭目下想做些什么,對魏家,對魏業,甚至是對阿鸞——這樣的沒譜兒,我怎么敢輕易去見他?”

    是啊,他想做什么,無人知曉,主子一向那樣看重二姑娘,萬一廣陽王想做的事情,對二姑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或是對主子和二姑娘的將來……

    趙隼無聲的嘆息,眼看著黎晏邁開了步子進府門,他才一言不發的跟了上去,什么勸說的話都沒有再提。

    ……

    黎晏進宮了。

    他在王府里待了連半個時辰都不到,真的是換了身衣裳,就進宮到慈寧宮去給太后請安,而一整個下午,都沒有出宮回王府。

    趙隼沒陪著他一起去,送了他上轎子往宮門方向不多時,趙隼便只身往廣陽王府而去了。

    實際上秦昭知道他們回來的事兒,也是早就派了人在城門守著,彼時齊王府的馬車一入了城,就有人回過他,而他在先前就給黎晏下過了帖子。

    自然了,秦昭也猜得到,黎晏多半不會乖乖的來見他。

    然而當趙隼只身出現在廣陽王府的時候,秦昭還是有些意外的。

    打了一輩子仗的人,坐在那里不說話,就帶著赫赫威嚴,趙隼倒是不怕的,客客氣氣的站在堂下,把黎晏交代過的那些話,一字不差的與他重復了一遍。

    秦昭聽來便笑了,笑意淺淺的,聲兒也是淡淡的:“這么說來,你主子此刻入宮,便打算一直待到入夜,才要出宮回府了?趙隼,我找你主子要談的事兒,同齊州有關,同魏家有關,他也抽不出個空,到王府來見我?”

    他這樣直截了當,是在趙隼的意料之外的,連主子也沒說過,倘或廣陽王殿下直白的說起魏家的事兒,要如何應付。

    好在趙隼到底有見識,也不至于叫秦昭幾句話說的慌了神。

    他定了定心神:“殿下的話,等主子出了宮,奴才自然回給主子聽,至于到不到王府來見殿下,那全要看主子的心思,奴才此刻回不了殿下的話。”

    他端的是一派謙遜恭謹的態度,其實一點兒錯處也挑不出來,不過秦昭立時就明白過來,黎晏這是故意的。

    其實往年黎晏臘月十八回了京,也都是要先去慈寧宮見過太后的,但很少有在宮中逗留如此久,也是太后心疼他,趕路了一天,等二天一大早還要進宮去給皇后請安拜個禮,算是賀皇后生辰,是以通常也都只是留他說幾句話,就放他出宮,回府去歇著,橫豎過了臘月二十二,他還要在宮里住上好幾天,母子兩個有多少話不夠說的呢?也并不急在這一時。

    但是今年……

    黎晏變著法子不肯出宮,太后當然不會一味的催他離開,他嘴上討巧些,哄著太后高興,還不是想在宮里待到何時,就待到何時嗎?左右他就在慈寧宮中,也不會在后宮四處走動,不至于說亂了規矩,亂了分寸。

    秦昭噙著笑:“這樣吧,等你主子出了宮,本王到齊王府去見他,也不必你主子跑這一趟,省的今兒個累壞了他。”

    趙隼的臉色登時就變了,然則也不過一瞬而已,他笑著把這話應下來,見秦昭也沒有那份兒心思與他寒暄什么,便拜了禮告辭,又一路辭出了廣陽王府不提。

    看樣子,這位殿下如今步步緊逼,一刻的松閑都不愿意給主子留了。

    而那頭秦昭眼見著他出了門,才收了臉上的笑意,冷哼了一嗓子。

    鄭歸無奈的撇了撇嘴:“齊王這是故意躲著殿下呢。”

    “他故意躲著,是不曉得我想做什么,才回了京城,怕應付不來。”秦昭眸色一暗,面色也沉下去,“小小的年紀諸多成算在心里,他在齊州這些年,怎么反倒把這些學的越發好了?”

    鄭歸便愣住了。

    打從當日他回了京,在京郊別院與殿下說清楚小郡主的身世,他就一直覺得,殿下看待齊王殿下,總歸有些不同。

    以往說起齊王殿下,殿下都不過是旁觀者來看的而已,齊王殿下如何精明,如何聰慧,哪怕是如今年紀小缺乏歷練,說起來頭頭是道,但絕沒有過多的情緒帶在里頭。

    可如今再說起來……合著知道了小郡主的出身,就拿齊王殿下當半個女婿看了嗎這是?

    鄭歸心里頭什么都明白,嘴上卻又不敢說,哪怕是打趣的話——殿下恐怕并不想叫人拿這個來打趣,至少過去的十幾年間,殿下的心里,一直都覺得是他虧欠了孫夫人的,現如今知道了事情真相,那種愧疚只會更深,而小郡主在魏家生活了十四年,殿下從沒有一日盡過做爹的責任,盡管小郡主生活的并不錯,魏業也看起來是拿她做掌上明珠寵愛著,但殿下的心里的虧欠,他總是過不去自己那一關。

    “也許齊王只是怕您說起要認回小郡主這樣的話,他不知道該怎么應付罷了。”鄭歸嘆了口氣,“人家都說關心則亂,齊王以往那樣聰慧,看人看事兒又準得很,如今不也有他吃不準的時候嗎?說到底還是太緊張咱們小郡主,怕您萬一動了這樣的心思,他又勸不住,索性不如不見呢。”

    “這是什么混賬話?”秦昭左腳在地磚上踏了一回,緩緩的站起身來,“我要真動了這份兒心思,還用得著問過他?我要認回鸞兒,他就是一輩子不見我,也攔不住我。我只是怕他心里有了別的想頭,如今他多半也早猜到了鸞兒的身世,這才不肯見我。這半個多月,我在京中頻繁走動,外頭的事情不敢插手太過,就怕皇上心里有了什么,到如今也不曉得齊州的情形怎么樣,事情出了之后,他對鸞兒又是什么樣的……”

    關心則亂這句話,果然是放在誰身上都一個樣。

    鄭歸冷眼看著,心中無奈至極。

    齊王殿下愛護了十幾年的人,他看上的,是小郡主那個人,從來又不是小郡主的出身,若不然,以前就憑小郡主出身商門,難道齊王殿下就選了她了?連他們廣陽王府正經的郡主都不放在眼里了?

    小郡主是廣陽王府的私生女這不假,可這一切跟小郡主又沒多大的關系,還不都是長輩們年輕時候鬧出來的混賬事,要真是論起來,小郡主又何其無辜?從落生就沒見過親娘,本來以為十幾年都在親爹的寵愛中長大的,結果鬧到最后,這爹也不是親爹,根本就是沒爹沒娘的長了十四年,上頭雖說有兄姊的教養扶持,可到底及不上父母雙親。

    將來小郡主要知道了自己的出身,還不得難過死嗎?更別說魏業怕是打從一開始,就是存了心要利用她的。

    這樣的事兒,齊王殿下只怕心疼還來不及呢,又怎么會生出別的心意,按著殿下如今說的,倒像是嫌棄了小郡主的出身似的。

    他也不好再說什么,反正這會兒殿下這樣子,也像是什么都聽不進去的,看來今夜一趟齊王府,殿下是走定了。

    只是這樣終歸不好……

    鄭歸心下免不了擔憂,便遲疑著開了口:“殿下今夜要到齊王府,多少還是背著點兒人吧?”

    偷偷摸摸的事兒,秦昭一輩子也沒干過幾回,從來光明磊落的人,那是鐵骨錚錚的真漢子,當年和孫氏一段情事,算作一件不可告人的,可其他的事兒……

    是以他一時聽鄭歸這樣說,便擰了眉:“倒成了不可告人的了?還要我偷偷摸摸的去。”

    鄭歸聽他這個語氣,也不像是生氣或是不愿,倒更像是接受了他的建議,這才稍稍放下心來,只是多勸兩句而已:“殿下這半個月以來雖說也在京中走動,可是眼下齊王剛回京,殿下午后派了人到齊王府去下帖子,已經十分惹人注意,如果說齊王不來,殿下等到齊王出了宮,又巴巴的跑到齊王府去見他,落在別人的眼中,還指不定會怎么想,尤其是陛下那里——”

    他略把尾音拖一拖:“殿下自己不是也說了嗎?先前把外頭的人都按下,什么消息也不再打聽,原也是怕節外生枝,鬧到了御前去,驚動了陛下,叫陛下的心里生出別的想法來,不合算的。”

    固然是不合算,可秦昭心里到底別扭,吭吭哧哧的:“我知道了。”

    主仆兩個才說了話,秦昭才要提步出門,外頭小廝匆匆忙忙的跑進門,差點兒沒跟秦昭迎頭撞個滿懷。

    秦昭下意識往后退,鄭歸立時板著臉上前去呵斥住來人:“糊涂東西,王府里也這樣橫沖直撞,你的規矩都學到哪里去了!”

    那小廝嚇了一跳,撲通一聲就跪了下去:“殿下恕罪,殿下恕罪啊。”

    秦昭不是個苛待奴才的人,他見那小廝年紀稍小一些,也不算臉熟,多半是少在自己跟前服侍的人,可是王府里頭規矩大,各人有各人的差事,做好了自個兒份內的,旁的都不相干,要說不是跟前服侍的人,突然跑到他面前來回話……

    “你說吧,有什么事情,火燒了你的眉毛似的,往正堂也橫沖直撞。”

    秦昭的聲音透著清冷,但不像是在發脾氣,那小廝始終不敢抬頭直視他,只是聽了他這樣的語氣稍稍把心放回肚子里,又躬身下去磕了個頭:“郡主從后門出了府,說是要進宮去給太后請安,身邊兒的丫頭們攔不住,連錢媽媽都沒能勸下,這會兒打發了奴才來回殿下一聲的。”

    得,他光顧著鸞兒的事兒,把家里頭這個小祖宗都給忘了!

    她還能為什么進宮,還不是早知道黎晏回了京,眼下入宮往慈寧宮去見太后了!

    這丫頭多少年改不了的毛病,每年黎晏回京,她都上趕著往宮里湊。

    太后是上了年紀,越發喜歡孩子們圍在跟前兒,有說有笑的,她呢,又最是個活潑的性子,把太后哄的高高興興的,竟也不說她。

    原本從前年開始,她不怎么趁著黎晏回京,跟著往宮里湊了,他還想著,許是長大了,臉皮薄了,是以今年也沒太留意,誰成想,她又跑進宮里去,還從后門出府,合著防賊似的防著他這個當爹的,生怕他攔住了她不許她去?

    鄭歸看著秦昭變了臉,吞了口口水:“要不我現在去追,盡量在宮門口攔下郡主?”

    秦昭橫一眼過去:“就怕你攔不住她,她反倒在宮門口跟你胡鬧起來,把人都丟到宮門口去了,你還去不去?”

    鄭歸叫他倒噎了一嗓子,訕訕的搖頭說不去了。

    秦昭生氣歸生氣,可到底這么些年是這樣過來的,氣過了,也就由著秦令歆去,只是把他兒子又叫到了跟前好一通訓斥,這事兒也就揭過去不提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免费网上兼职赚钱网赚平台 四会市| 遂川县| 南宁市| 海原县| 定西市| 顺平县| 上栗县| 外汇| 辽中县| 防城港市| 岳普湖县| 齐河县| 曲周县| 潮州市| 渑池县| 正蓝旗| 嘉义市| 汪清县| 津南区| 敦煌市| 太原市| 田林县| 襄城县| 淮南市| 嘉兴市| 华亭县| 潍坊市| 阳城县| 襄垣县| 揭东县| 油尖旺区| 喀喇| 温泉县| 右玉县| 揭东县| 蓬莱市| 旬阳县| 浙江省| 镇安县| 瑞昌市| 五寨县| 西华县| 柞水县| 陆丰市| 南丹县| 育儿| 赤峰市| 青川县| 玛多县| 江孜县| 崇信县| 双鸭山市| 宁河县| 民县| 金秀| 江山市| 宁夏| 定西市| 宜春市| 龙陵县| 米林县| 长兴县| 汾西县| 苗栗县| 山丹县| 远安县| 塔河县| 团风县| 余姚市| 子洲县| 广南县| 罗平县| 澄城县| 广河县| 横山县| 麟游县| 宝鸡市| 剑川县| 阆中市| 格尔木市| 通道| 汝南县| 蚌埠市| 民县| 微山县| 措美县| 阿鲁科尔沁旗| 静乐县| 淮安市| 加查县| 台湾省| 遵义县| 大石桥市| 邢台市| 金平| 翁牛特旗| 岚皋县| 古交市| 汉源县| 阿拉尔市| 龙井市| 平和县| 南川市| 巴南区| 蒲江县| 鞍山市| 冕宁县| 泰安市| 民丰县| 萝北县| 内乡县| 阿拉尔市| 同德县| 安溪县| 辽宁省| 梨树县| 泰兴市| 灌云县| 襄樊市| 黎平县| 司法| 连云港市| 竹溪县| 青铜峡市| 灯塔市| 阜城县| 扎兰屯市| 铜川市| 许昌市| 任丘市| 宜城市| 新邵县| 靖远县| 海伦市| 毕节市| 泸西县| 徐汇区|